圖書搜索:        熱搜:新潮大學英語   |   羅德芬   |   高等數學   |   黃立宏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業界動態 >
業界動態

高校數字化教材推廣待突破

發表時間:2012-09-11 20:39:00       新聞來源:《社科新書目》2012年7月12日      點擊:
        數字化教材是一種數字化學習方式,它將筆記本電腦引進課堂,整合傳統的紙質圖書推廣教育教學工作。目前小學生電子書包在上海、北京等地小學校都設有試點,雖然試點使用電子書包的學生暫時還脫離不了傳統課本,但上海教委方面已經表示在兩三年后,電子書包可能完全取代紙質課本。可以說,目前與電子書包相關的數字化教材在技術上已經日趨成熟,相關標準也在制定當中,但是人們普遍關注的都還只是基礎教育領域,數字化教材走進高校課堂的問題沒有得到重視。那么,究竟數字化教材走進高校課堂的可行性有多大呢?
        從目前高校數字化教材的發展前景看來,盈利模式的不成熟,高校紙質教材薄弱的利用率,以及數字化轉型缺乏動力等問題,讓人們還不能樂觀地預期高校教材的數字化能夠一路順風地發展,由此看來,高校數字化教材推廣困難重重。這除了缺乏統一的行政管理和資金支持以外,還有來自出版商自身的原因。從目前來看,出版社不愿意輕易改變已經成熟的紙質出版盈利模式,教材數字化意味著需要出版社投入較大的人力物力財力,而目前市場效益又不能很快顯現,同時更意味著對紙質教材盈利的沖擊。因此對于大多數出版高校教材的出版商來說,對教材數字化的態度多是觀望、跟隨市場策略而變。
        其實,高校教材數字化的實施最為關鍵的是轉變觀念。這需要出版高校教材的出版社從教育服務提供商向知識服務提供商轉變,即將出版資源轉化為知識資源,使用者可以通過不同的終端形式進入出版社的知識庫,查找自己所需,無論是某本書或某個知識章節。例如,科學出版集團的“科學文庫”以數字化教材為主,把科學研究的各個方面集合起來,具有強大的搜索功能,其使用的正是目前被廣泛關注的云技術,這樣使得每個終端的使用者可以實現超大數據模式下的各種需求。從這個角度分析,出版社可以通過不斷完善更新內容、提供增值服務來提高教材內容的附加值,其實和紙質教材相比,數字化教材的改版更加便利,數字化教材的大容量給出版社推銷大學生教輔提供了更直接的宣傳銷售的通道,還可以為希望深入了解某一學科知識、掌握考研信息的學生提供相關服務。這對于出版社來說是一項綜合性收益。
        對于終端使用者來說,積極推廣高校數字化教材也不失為一件一舉多得的事情。近年來,數字出版的盛行讓年輕人群體成為電子書和電子閱讀器最廣泛的使用者,而大學生群體無疑是最為受用的目標人群,高校數字圖書館的陸續建立以及網絡上各種電子書閱讀網站的興起都證明了這一點。電子化的閱讀已經滲入了現代大學生乃至全社會的日常生活。從紙質教材的利用率來看,大學教材可能更適合數字化。另外,數字化教材不僅比紙質圖書更易保存,而且可以節約紙質資源,起到低碳環保的作用。
        總體來看,在高校推廣數字化教材是對傳統出版營銷產業鏈發起的挑戰,比起基礎教育的數字化教材,在高校推廣數字化教材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然而數字化教材卻是大勢所趨的事情,與其在紙質圖書的低折扣中努力求得生存,不如大膽向高校數字化教材敞開懷抱,迎接機遇與挑戰帶來的新生機。
?
2019116绝杀红球